访问手机版| 公务员考试| 事业单位招聘考试网| 教师招聘考试网| 真题| 银行| 招聘信息网| 高校| 招警| 村官| 三支| 卫生| 政法| 最近更新| 导航

“肾贩子”揭换肾黑幕,论非法器官买卖事件

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:公务员考试信息网  来源:www.sdsgwy.com  发布时间:2016-05-13 11:00:00

    【背景链接】 因患尿毒症、双肾衰竭,接受透析治疗的章永(化名)每周得去医院透析3次,病痛及高额的透析费让其特别想能换上一个健康的肾。然而,正规医院肾源紧张,充斥网上的“卖肾”信息,终于令章永动了黑市换肾的念头。2015年6月19日,45岁的章永在表哥张军的陪同下,被蒙着双眼带进了位于山东临沂的一个简陋的二层小楼,接受当时18岁的小玄(化名)的肾脏移植。但最终,因在手术中出现肺水肿继发呼吸循环衰竭,章永当场不幸去世。

  昨日上午,因涉嫌犯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,今年30岁的内蒙古赤峰人崔某在海淀法院受审。

  □庭审

  为母筹手术费当上“肾贩子”

  昨日上午10时30分,崔某被法警带入法庭。崔某的姐姐及妹妹等多名家属,特意从内蒙古赤峰老家赶来看他。

  公诉人宣读起诉书,指控在2015年5月至6月,崔某伙同支某等人(另案处理),在海淀区永定路西点百货门前,组织当时18岁的男子小玄和章永见面,约定小玄卖给章永一个肾。

  2015年6月19日,崔某组织小玄和章永前往山东临沂进行肾脏移植。章永付款42万元给崔某,卖掉一个肾的小玄拿了4.3万元。手术失败后,崔某将42万元退还章永亲属。

  2015年6月20日,获知儿子死亡的章永父亲报案,崔某随后被公安机关抓获。

  公诉人当庭出示了证人证言等相关证据,并认定崔某行为已触犯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,建议法庭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以下。

  庭上,崔某低声认罪。在回答法官讯问时,崔某称是其在老家的母亲患了多年肾炎,想做手术又没钱。来北京打零工后,一次在武警总医院附近认识了章永,听章永说想换肾,他才通过网络联系上了“魏哥”。

  “章永是怎么死亡的?”法官问。“我听医生说,是麻醉剂打多了。”崔某称,在这个事件中,他只是负责联络,运输。

  崔某家人为其聘请了辩护律师。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陈飞辩称,崔某介入前,章永、小玄便已由“魏哥”等人联络换肾,崔某只是在“魏哥”被抓后帮其联络,另外,崔某是为给其母亲筹集手术费,因为愚孝才卷入该案,其上有高龄病母,下有两岁的孩子,望法庭能轻判缓刑。

  □过程

  蒙眼换车带入偏僻手术室

  作为章永的表哥,今年46岁的张军(化名)曾两次陪章永山东换肾,“第一次在2015年5月,我们刚到山东济南,就有人给我们电话,说负责这事儿的‘老魏’被抓了。”此次,张军再次陪表弟到山东临沂换肾,接替“老魏”的,正是崔某。

  证言显示,2015年6月19日上午10时30分,张军陪着章永,上了一辆辽字头的商务车,启程前往山东。随后,他们被要求换上了一辆轿车,几人都被要求戴上眼罩,手机也被收走。

  摘了眼罩后的张军看到的是一大片的玉米地。戴着眼罩的一行人最终被拉到两层小楼前,房间内,有一名50多岁的女护士,她给小玄输液打针。后来,来了两个医生,先叫走了小玄,到了晚上12时30分,小玄被抬回了房间输液,“医生说,肾已经摘下来了。”又过了约30分钟,章永被叫走。

  在这个房间,张军一直等到次日凌晨3时40分许。他等来的消息是,章永已经去世了。

  随后,张军又被蒙上眼睛带出了该两层小楼。崔某让张军和章永家人联系,家人要求先将人拉回北京,“刚回到北京,警察就把我们抓了。”

  □揭秘

  “肾贩子”网上寻找供求信息

  被称为“魏哥”、“老魏”的,便是今年41岁的江苏省淮阴人支某。该案中,支某以证人的身份,交代了其组织肾贩子做肾移植的部分情况。

  据交代,支某一共有6个手机,5个QQ、两个微信号。同其交往的人,都是单线联系。他中专毕业,自2013年起,其先是倒卖器官移植的免疫药品,后来接触了很多做器官移植的资源,主要就是医生、护士、医院等。资源多了,自2014年下半年始,他便和姜某等人(另案)合伙做器官移植。

  因涉嫌犯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,2015年5月22日,支某被济南市公安局历下区分局刑拘。支某称,其工作也多是接送客户,一次自己能分3000元到1万元,如果介绍客户,能拿总费用的5%至8%。

 

  据了解,需要换肾的病人,他们叫受体,一般是从网上找。网上有很多这样的聊天群,里面就有很多供求信息。根据受体的情况,病情、血型等,再去找供体,即想卖肾的人,找到合适的人后,就带着去医院做检查,看供体和受体的血型、指标等能否配型成功。 

      2014年7月,江西南昌青山湖区法院对非法买卖器官案庭审,揭开了隐秘的贩肾交易链条:从网上招募供体,圈养供体,取肾、异地空运、移植,短短5个月,该犯罪团伙圈养近40人,贩卖肾脏23个,非法获利154.8万元。

  据媒体报道,这个特大贩肾团伙多数成员曾是活肾供体或受体,他们处在利益链底端,利益链顶端是肾移植医院和医药商,二者勾结攫取大部分利益。

  【标准表述】

      [原因分析]

  非法肾移植之所以有市场,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:

  一是因为地下非法肾移植存在巨大的利润诱惑,不法分子不惜违法铤而走险。

  二是因为我们居民遗体器官捐赠热情不高,器官捐赠制度不尽合理,肾源存在巨大的缺口。正常的渠道得不到救助,那些急需肾移植的危急患者,就难免要走不合乎法规的“捷径”,肾移植“黑市”应运而生。

  三是非法卖肾背后的司法惩戒失能。非法器官买卖从侧面揭示出司法惩戒失能、法律威慑失灵。“活体器官移植是以伤害另一个人的重大健康为代价的,全世界都严禁活体器官买卖。器官移植的商业化会加大社会的鸿沟,巨大的利益甚至会催生罪恶和违法行径。”于此而言,三五年的刑罚似乎并不足以为正义买单。

  [措施]

  一是须用制度规范器官捐献行为。

  要从根本上解决器官移植供需之间的矛盾,必须在器官捐献上有所作为。首先,要从立法和制度上规范器官捐献行为。比如,加快脑死亡的立法是最基本也是最紧迫的需要。脑死亡立法不通过,我们再大力提倡自愿捐献器官也没有实际意义。因此,立法部门应大胆突破传统观念这一大难关,推动《脑死亡判定标准》尽快出台,并建立和完善器官捐献、分配体系。

  二是应建立人体器官移植工作体系。

  器官移植中供应短缺问题不解决,卖肾等器官私下黑交易不会绝迹。国家通过建立人体器官移植工作体系,开展人体器官捐献的宣传、推动工作的加强。

  而从“缺钱”卖肾角度看,一方面需要加大社会保障尤其是医疗保障工作力度。同时,要加强对年轻人正确价值观的教育引导,下工夫解决社会浮躁问题,遏制年轻人拜物与拜金主义疯狂滋长。

  三是明确规定鼓励死后捐献器官的奖励条款。

  例如,签订死后捐献器官协议后,本人及其近亲属患病可优先分配器官源;社会和用人单位对于签订捐献协议者给予一定奖励等等。献血光荣,死后捐献器官同样光荣,树立这样的理念才能从长远保障器官捐献常态化、规范化。

免责:本网站所收集的资料来源于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...[更多]

文章评论评论内容与本站立场无关,点击查看评论详情!

   评论摘要(共 17 条,得分 1649 分,平均 97 分)
公务员考试网
公务员考试信息网